藏在心里二十年的秘密

向下

藏在心里二十年的秘密

帖子 由 爱唯久 于 周五 十二月 01, 2017 9:21 am

  接触芬格欣是在1997年,那时候我刚二十,护校毕业以后,去了当地的人民医院做护士。第一笔工资,买了一盒芬格欣口服液给我母亲。

  西北的空气不好,常常有风沙光顾,看着母亲在风沙中劳作,咳嗽不停,我的心揪着一样疼痛。

  在医院,我知道了当时有一种产品在全球都引起了广泛关注,就是芬格欣口服液。

  听说是,FE复旦酶构成的,可以溶杀进入体内的致病菌并起到对损伤细胞、组织的修复。尽管我浅薄的医学知识并不知道FE复旦酶具体是什么东西,但是酶是好东西,我知道。

  上课都有讲,我们老师还形象的把人的生命比作一盏油灯,而油灯里的油就是人体内的酶。所以当我们护士长要订购芬格欣口服液的时候,我二话不说就让她也替我订一盒。

  

  芬格欣口服液在当时卖的并不贵,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刚参加工作岗位的护士也不算一笔小数目。当我把芬格欣口服液拎回家的时候,我妈就把我打了一顿。喊着泪花骂我浪费钱,下手却一点也不重,像柳条拂过脸庞般轻柔。没打一会儿,母亲就一把把我揉在怀里,小声的开始啜泣。

  母亲很用心的听着我读服用说明,一条条记下如何服用,忌口什么的,也非常小心的服用芬格欣口服液,一滴都不舍得浪费,仿佛那些小棕瓶是灵丹妙药般。

  我没想到的是,那些真的可以说的上是灵丹妙药。母亲的咳嗽缓解了,慢慢的,再也听不见母亲的咳嗽,面色也越来越好,对免疫力的提高非常非常的好。

  一转眼,二十年过去了,母亲已经两鬓苍白,而我也从原来的小护士升做了护士长。不变的是,依然为母亲买着芬格欣口服液。

  多少年过去了,芬格欣口服液已经换了新的包装,但我依然会将包装拆开,将小瓶子放在母亲原本的药盒里面。还记得几年前,母亲还念叨说这盒芬格欣口服液怎么都喝不光的时候,我偷偷的笑了。其实芬格欣口服液一盒28瓶,可是我每个月都会订购新的,然后拆了包装,偷偷地将新的一瓶换上去。

  我不知道母亲有没有发现,我只知道母亲喝了芬格欣口服液以后,不咳了,面色红润了,身体也比以前硬朗很多。看着母亲如此健康,我也就安心了。

  母亲有时候会唠叨,我一点都不在意我自己的身体。以前当护士的时候,三班倒,如今睡觉要靠服安眠药。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好,却停不下来。

  我四十岁生日那天,母亲为我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佳肴。吹灭蜡烛后,母亲笑盈盈的从身后拿出了一盒“芬格欣好眠绵”,笑着对我说:“芬格欣好眠绵”能调正好多年顽固失眠,“孩子,睡个好觉吧。”那一刻,泪再也止不住了!

  

爱唯久

帖子数 : 569
注册日期 : 13-10-10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